鱼京鱼

修炼成精中

【格萨】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唇要颂赞你

我又双叒叕想不出来题目了

1551我果然是个菜鸡

格雷穆最近老是加班到半夜。

所以当他回来的时候,面对的就只能是一碗孤零零的宵夜,而没有一只眼睛湿漉漉的小狗了——伊萨克被大家以睡晚了长不高的理由赶去睡觉了——虽然他已经足够高了,但他似乎总认为再长高一点就能长大了,可以让格雷穆更多地依赖自己,所以他还是乖乖上床了。

格雷穆解决掉夜宵——虽然味道一如既往的好,但总觉得缺点什么。

于是他决定去伊萨克房间看看他有没有盖好被子。这实在是没事找事——伊萨克睡觉一向很老实,他正安安稳稳地缩在被子里,似乎睡得很沉。伊萨克睡觉的样子不像格雷穆和伊斯卡里奥那样僵硬,也不像赛斯那样,呃,活泼。这很好。但他几乎一直是蜷缩起来的,似乎很缺乏安全感——至少瑟雷斯是这样说的。

格雷穆想起,他上次炸厨房的时候不小心波及了几个卧室,于是四位男士不得不挤在一间房间里,度过难忘的一晚。而为了保证青少年的睡眠,格雷穆和伊斯卡里奥不得不把赛斯挡在最右边,让伊萨克睡在最左。于是格雷穆和伊斯卡里奥理所当然地被赛斯拳打脚踢了一晚,纵使睡眠质量优良如格雷穆也没能完全睡着。但他发现了一件有点奇怪的事情——当他转过身,面对着伊萨克时,紧紧蜷缩起来的少年似乎会放松一点。

所以,自己的存在,是会让他感到安全一点吗?格雷穆忍不住摸了摸少年的额头。再在他的床边守一小会儿吧,至少让他在睡梦中安心一点。

但是,也许是少年的睡颜太过宁静,也许是连续几天的加班让人疲惫,也许——不管是什么,格雷穆忍不住一头栽在伊萨克的床边睡着了。

而床上本该在睡梦中的少年悄悄睁开了眼,烟水晶在月光的辉映下熠熠生光。

一个软软的,轻柔的什么,落在了白发神官的额前。

但愿睡眠合上你的眼睛

但愿平静安息我的心灵

——————————————————————————————

emmmmmm看好多太太都有注释,那我也注释一下吧

题目引的圣经

最后一句引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我完事儿了

【格萨】除此之外,他的唇什么也没传递

瞎起的题目+乱写的内容


叫醒格雷穆是伊萨克每天早上的工作。毕竟作为唯一一个能安全叫醒格雷穆而不被起床气攻击到的人,不把这份工作交给他简直是浪费人才。

记得上次赛斯来叫格雷穆起床,结果被格雷穆抄起晾衣杆一阵戳,吓得赛斯当场就翘班了——虽然他其实不被吓也会翘班的。

不管怎样,这份任务几乎是理所当然地落到了伊萨克的头上。


而现在,少年有几分紧张地舔了舔嘴唇,望着格雷穆熟睡中的脸。

这是男人一天中少有的舒展眉头的时候,锐利的蓝色眼眸也掩盖在眼睑与睫毛之下,白色的短发睡的有点乱糟糟的,使他的面庞看起来柔和不少。

这让伊萨克有些不忍叫醒他。

再,再让格雷穆睡会儿吧。伊萨克想着,带着几分想多看看处刑人难得柔和的睡颜的私心。


他的视线掠过格雷穆两靥,落在男人的嘴唇上。

格雷穆的嘴唇应该是柔软的。他猜想。但是一道不深不浅的疤痕横亘在男人的唇上,似乎是偏要给这棱角分明的人身上唯一柔软的地方也凿出一点棱角来。

虽然很帅气。但是,获得这个伤痕的时候,很痛吧。

伊萨克不知道这个伤疤是如何来的,它在他与格雷穆初遇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格雷穆没有讲过,他也没有问过。

那道疤是他不了解的,格雷穆的过去。格雷穆在这样之前是什么样子的呢?虽然说是一直号称石像兵,但是年轻的格雷穆,肯定,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的。


伊萨克突然有点气。

要是能把这道疤痕消掉就好了。自己不小心在做饭时切到自己的时候,唔,是怎么做的呢……

少年凑近男人的脸,近到连男人轻浅的呼吸都能感受到。


然后,柔软的舌头,在那道伤痕上轻轻地舔了一下。


不不不等等我在干什么!猛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在做什么出格的事,伊萨克吓得从格雷穆的床边弹开。格雷穆没醒过来吧!仔细确认过男人胸膛的微微起伏和刚刚并没有变化后, 伊萨克松了口气。


不能再看了!得叫格雷穆起床了!

少年慌慌张张地摇醒格雷穆就急匆匆地跑开了。再待下去!会烧起来的!


只留下有点懵的格雷穆在床上发呆。

今天难得在伊萨克来叫自己之前就醒了,但是为了给那孩子一点表现的机会,格雷穆一直躺在床上装睡。


刚刚……那是,什么情况。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有点愣神。


【格萨】不会想题目

直接开始吧


今天的格雷穆回到教会后,等待他的不止有热腾腾的宵夜,还有一只坐在教堂的管风琴前发呆的伊萨克。

教会一直有一架管风琴,是圣星教会来到交界都市后重金定做的,虽说还没什么年头,但胜在工艺先进。这架管风琴一般用来给周日的唱诗班伴奏,而教会的人也都或多或少能弹一点。


"怎么?"这个点伊萨克应该已经上床睡觉了才对。"啊!是格雷穆啊……"没注意到格雷穆的靠近,伊萨克被吓了一跳,"不,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发现,教会的大家都会一点琴,我,我是就想教会的大家一样……"


没有人能拒绝一只小奶狗,特别是他仰起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你的时候,包括格雷穆。于是格雷穆只能认命地将某只小奶狗圈在怀里,用他两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将那双纤细的手牵住——就像当初认命地向大火中的少年伸出手一样。


"风箱的电开了吗?""啊,已经开了。"两双手交叠在一起,由格雷穆引导着按上了第一个键。


格雷穆察觉到此时正处于自己右手掌包裹下的那片肌肤上有一个伤痕,不十分明显,但刚好能让格雷穆察觉到它的存在。这是有一次和队长讨伐的时候,没控制好火焰留下的,匆匆赶去的迦梨耶也没能消去它。他想。


伊萨克的头微微偏在格雷穆怀里的左侧,能听到的不止是风箱吹奏音管的声音,还有两个音的间奏之余的格雷穆的心跳声。这里曾在那场名为"黄昏"的苦战中留下白医也无法抹去痕迹。


两个人对对方身上的伤都了如指掌。


可是还是会因为格雷穆在耳边的呼吸而红了耳朵呢。伊萨克苦恼着。但连这种慌乱也是令人安心的,所以问题也不大吧?


原本就舒缓的曲子在两手交叠而弹的情况下缓慢得几乎不成调,再加上没有人去管踏板和拉栓,更是显得不伦不类。


但这滑稽的曲子回荡在只有两个人的教堂里,竟显出一种莫名的肃穆与庄严。


伊萨克今天没有穿那件旧毛衣,而是穿了中央庭的女仆小姐送的衬衣。格雷穆注意到。似乎是今早洗了?也许是操控火焰战斗的原因,伊萨克的体温一直比较高。现在这份温度透过衬衫,炙烤在格雷穆的身上,让被冠予"服从的尸体"之名的男人有一丝恍神。


"如果想学的话,明天可以找赛斯教你,反正他应该也不会去工作的。或者,我记得有神器使对音乐挺在行的吧?可以让队长带你去找他们。如果有机会,还可以带你回总教会那里看看,那里有架九百多年的管风琴,只是那架太老了,弹起来很麻烦。"格雷穆及时地在按下最后一个键的同时开口。


簧管吹出的音还在教堂里晃晃悠悠地回荡。他回了回神,将伊萨克从软凳上牵了起来。


"而现在,是该上床睡觉的时间了。"


——————————————————————————————

我在写什么前言不搭后语的东西!!!

以及我其实不懂管风琴_(:з」∠)_有懂的小姐姐可以给我讲一下嘛


emmmmm擅自写了前两天的那篇知乎体的姐妹篇(那篇真的超可爱!),献丑了

为了防止被吃掉而交的党费!
献丑了
辣鸡且短小